央廣網上海3月11日消息(記者唐奇云)“當前教師教育體系存在著基礎教育高學歷教師占比低;智能教育與教師教育尚未實現有機融合;教師職后培訓與專業發展契合度低、整體規劃統籌弱等問題。”今年兩會,全國政協委員、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戴立益帶來“關于倡導新師范構筑高質量教師教育體系的提案”,他建議,新師范應構建指向“兩適應三勝任”核心素養的師范教育體系,為全面建設高素質專業化創新型教師隊伍夯實基礎。

  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中學教師544萬余人,擁有碩士學歷的僅占4.7%;而美國中學教師碩士以上學歷者占59%。在戴立益委員看來,除了基礎教育高學歷教師占比低,師范教育體系中要融入智能教育,不應簡單開設幾門課程,掌握幾項技術為目標,而是以全面提高師生信息素養和智能水平為目標,促進基于全體、全面、全時空的教與學的能級和效率提升。此外,教師職后培訓與專業發展方面,存在著培訓內容低水平重復、針對性差、職后特征不明顯等問題。

  戴立益委員認為,我國在大力發展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的同時,還應倡導“新師范”,構建指向“兩適應三勝任”核心素養的師范教育體系。他解釋道:“‘兩適應’,是指適應全信息時代變化和適應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三勝任’,是指勝任全教育理念下的教育實踐,勝任基于真實問題的教學反思與研究,勝任終身自主學習與可持續專業發展。”

  針對打造“新師范”的主要舉措,戴立益委員建議:

  1、探索“4+2”培養模式,實現本碩一體化培養。探索由通識教育和專業教育、教師教育和智能教育、融合教育和準入職實踐等三段相互獨立又貫通一體的本碩連讀教師培養模式。第一階段的教育可安排在本科1至3年級,主要實施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第二階段的教育安排在本科4年級至碩士1年級,注重教師教育與智能教育的融通;第三段的教育則安排在碩士2年級,實施融合教育和準入職實踐。在本科3年級設計二次志愿和再次選拔機制,退出一體化培養模式的學生可以在本科4年級通過學習師范教育課程群和實踐教學技能包達到畢業要求。

  2、增設“六個一”先導環節,強化過程性評價和增值性評價。包括:一個課例研究,一套學科命卷,一次教育調查,一項信息技術融入的課堂,一次學科測試,一次文獻綜述,形成實踐回應型的考核機制;同時,結合注重感知實踐、生成問題的見習,注重探究實踐、研究問題的研習和注重體驗實踐、解決問題的實習的“三習”機制,進而全面提升師范生的實踐能力和職業適應性。

  3、開展系統變革,促進智能教育與教師教育深度融合。在教學方式上,借助MOOC等在線教學資源、學習平臺的建設,開展混合式教學改革,實施基于任務的學習。在管理方式上,借助智能化的教室管理系統,對師范生在課堂上的學習行為進行分析,及時對師范生有效指導。在教育實習環節,建設教育實習遠程管理平臺和移動聽評課系統,推行電子與紙質互補的教育實習檔案袋制度。在評價方式上,打造數據驅動下的評價體系,借助認證體系與平臺開展師范生在線教學能力微認證的探索。對接基礎教育,比如已有中小學采用“人機對話”教學和互動模式,這要求在培養中必須著眼于提升師范生應用智能系統、甚至是開發智能系統的能力和水平。

  4、遵循教師專業發展的規律和階段性特征,整體設計職后培訓和研修體系。按照入職教師、普通教師、骨干教師、區域名師、特級教師5個階段,為每個階段的教師群體進行能力和特征畫像,設計各有側重的培訓任務。比如:入職教師重點培訓基本教學能力;普通教師重點培訓學科育人能力;骨干教師重點提升學科教學創新能力;區域名師重點提升學科教學的創新與指導能力;特級教師注重提升教育教學的理論研究與生成能力。